云顶国际yd

新股解读|卖“空气”年赚10亿多!唐钢气体的掘金之道真这么强悍?

12月15日,上市前夕被叫停的唐钢气体,又双叒叕通过港交所聆讯了。

具体而言,唐钢气体于2020年8月18日递表,10月27日通过港交所聆讯,11月4日公告因现行市况暂停上市,直至如今的12月15日,该公司再次通过港交所一步,离实现“上市梦”再近一步。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该公司是一家以工业气体生产和销售为主要业务的供应商,于2007年开始营运,主要业务包括管道工业气体、液化工业气体、液化天然气供应及提供气体输送服务。经过10多年的摸爬滚打,唐钢气体已经成为京津冀第二大的工业气体供货商——按收入计,唐钢气体为 2019年京津冀区域第二大的工业气体供货商。

有趣的是,唐钢气体的主要产品均是从空气中提取的氧气、氮气、氢气和二氧化碳等生产而来,换言之该公司的生产原材料均是是“免费气体”。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该公司的营收均超过10亿元,这也就是说,其通过“免费气体”撬动了超10亿的资金盘,强悍的掘金之道不得不让外界佩服。

虽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在资本市场里,在彪悍的企业恐怕也得遭遇一次又一次深扒。那么,下面不妨从招股书出发,来看一看唐钢气体质地究竟如何,掘金之道是否真如外界所言那样强悍?

“免费气体”年赚超10亿,但钱也不是那么好赚

若撇开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来看,唐钢气体近三年来的营业收入均迈入“十亿级规模”。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0.27亿元、11.46亿元、13.05亿元,后两年营收同比增速分别11.59%、12.5%;期内实现归母净利润0.80亿元、1.20亿元、1.34亿元,后两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50%、11.67%,增速虽有所放缓,但也呈现一定增长之势。

再来看上半年的表现,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唐钢气体主要业务工业气体及液化气体供应的收益均有所下降,从而也导致了营收和净利均出现了下滑的情况——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同比下滑13%至5.98亿元,净利润则同比下滑29.4%至0.65亿元。

(数据来源:唐钢气体招股书)

看起来营收规模还不错,但实际上唐钢气体的盈利能力也不是外界中所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近几年来,该公司的毛利率长期在20%附近徘徊,而净利率则长期在10%徘徊。究其原因主要是,销售的气体虽然是“免费”的,但生产这些气体却很费钱——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收益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3.65%、80.91%、78.38%、76.49%,据悉,该公司业务所涉及的生产过程属电力密集型,而以电力为首的公用事业耗用占据了收益成本的大头。

除此之外,比起生产成本约占收入八成这一点,唐钢气体起伏较大的现金流水平也引人注目。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分别为0.66亿元、2.63亿元、2.06亿元及1.03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21亿元、2.07亿元、1.4亿元、3.59亿元。基于这“忽上忽下”的现金流水平,恐怕很难对其净利润增长之势保持乐观的态度。

(数据来源:唐钢气体招股书)

而负债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唐钢气体的长短期借款合计金额为5.48亿元,2017年和2019年长短期借款合计金额则分别为2.5亿元、3.88亿元、3.68亿元。而鉴于负债不断增加,也导致资产负债率由2017年的22.9%增加至今年上半年的41.1%,与此同时,其流动比率长期小于2、速动比率长期小于1的表现,也进一步道出了其偿债能力较弱的事实。

整体而言,唐钢气体的基本面并不算有多优秀,只能算勉强合格——撇开今年上半年业绩来看,其营收和净利润还是体现了一定的增长势头,但经营活动现金流的波动、偿债能力较弱等客观表现,恐怕也难以让投资者放心。

背靠大树≠毫无风险

不得不说,唐钢气体之所以能够保持稳健的营收规模,主要还是因为其“背靠大树”。

追溯其成立缘由可知,唐钢气体的成立可谓与河北钢铁股份息息相关。据悉,唐钢气体成立之初,主要是为满足河北钢铁股份的工业气体需求:1994年成立的河钢股份(000709,股吧)是一家钢铁制造,随着其业务的扩大该公司决定将工业气体业务和钢铁制造业务分离,2007年河北钢铁订立企业合作协议正式成立唐钢气体,这也就是说唐钢气体为河北钢铁主要运营附属公司,类似颐海国际之于海底捞的关系。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了这一层关系,唐钢气体的业务输出有了稳固的保障,从而也促使其快速攀升至“京津冀区域NO.2”——按2019年收入计,该公司也为京津冀区域第二大的工业气体供应商。

当然,也因为此,唐钢气体大部分业务至今也仍与河钢集团及其成员企业有关,也不可避免的出现关联交易占比大、客户供应商集中且重叠等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唐钢气体的很大比例收益均来自向河钢成员集团的成员公司。具体而言,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来自河钢成员集团(仅包括 河钢集团及其附属公司)的收益分别占该总收益的约 79.2%、73.4%、83.6%及88.1%,为绝对的最大收入来源,而第二大客户收入占比则长期不到2%。

(数据来源:唐钢气体招股书)

而分业务来看,管道工业气体的供应收益均来自于河钢成员集团的成员公司。主要包括河钢唐山分公司、唐山不锈钢、唐山中厚板及唐钢汽车。

同时,在供应商方面,唐钢气体的最大供应商也为河钢成员集团。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向最大供应商河钢成员集团(仅包括河钢集团及其附属公司)采购分别占总收益成本约67.5%、 70.7%、76.5%及77.0%。基于此,不难发现唐钢气体存在明显的最大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现象。

一般而言,这一现象在以工业气体为主业的工业气体供应商中较为普遍,其稳定性则主要取决于公司与集团和成员公司之间的关系,及最大客户的业务需求变化。不过,这也是一种机遇与风险并存的现象,该公司在财报中直言,一旦河钢成员集团的成员公司之间的安排有任何变动,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均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行业前景大,但竞争压力不容小觑

从市场规模来看,随着钢铁、化工、金属、炼油、电子产品等下游行业需求持续增长,国内工业气体行业的增长空间整体是可期的。

据招股书显示,中国工业气体由2014年由898亿增至2019年1477亿,复合年增长率为10.5%,预期市场将由2019年约人民币1,477亿元增长至2024年约2275亿元,此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9.0%。

在这其中,京津冀区域为中国领先的钢铁生产基地之一,其工业气体行业的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255 亿元。受下游行业发展所推动,预期收益于2024年将增加至384亿元,2019年至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8.5%。

就目前来看,虽然国内的工业气体市场增长空间可期,但由于行业高度分散的原因,唐钢气体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不容易小觑。

智通财经APP了解,中国工业气体行业约有8000名工业气体供应商,行业相对分散,于2019年五大参与者占工业气体供应商总收益约29.3%,而唐钢气体靠着12亿元的营收占中国工业气体供应商总收益0.8%。当然,行业分散这一特点也在京津冀区域有所体现,该地区工业气体行业约有1000家工业气体供应商,五大参与者占2019年工业气体供应商总收益的18.5%左右,唐钢在京津冀区域所有市场参与者中排名第二,占总收益的4.7%。

所以,整体而言,唐钢气体的掘金之道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强悍,稳定看似稳健的业绩背后也藏有一些肉眼可见的风险。

 


Powered by 云顶国际yd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