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网址登录

越博动力拯救净利润花式保壳:借债分红,新能源概念含金量不足

  年关将至,又到了部分上市公司花式保壳的时候了。

  12月6日,越博动力(300742,股吧)(300742.SZ)一口气发布了19个公告,其中很重要一件事是,公司1500万元的其他应收款转由公司董事长李占江个人来承担。

  为什么公司的款项由个人承担?原来这是一笔无息的对外财务资助,并且未按照规定流程进行信息披露,说明公司财务制度不健全,资金管理混乱。

  在公布的十九个公告中,相当一部分是“亡羊补牢”,其中有四个分别是《对外担保管理制度》《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管理制度》《关联交易管理制度》和《对外投资管理制度》。

  林林总总的制度和补充审议背后,却淡化了这笔款项交由李占江个人承担的真正缘由。

  关联方经营不善,这1500万元极有可能成为坏账,从而导致公司利润下降。

  而公司2020年三季报净利润仅有450万元,如果多这一笔坏账准备,就大概率亏损。由于2019年公司已经亏损,如果2020年持续亏损则会戴上ST的帽子,严重影响公司的市值。公司在年底之前将这笔负担剥离报表,玩一手“金蝉脱壳”。

  新能源概念的“含金量”不足

  越博动力是一家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核心产品是纯电动汽车动力总成系统。初看起来技术含量很高,但实际上,新能源车和新能源车并不尽相同,越博动力的产品主要面向电动小客车、电动物流车,和特斯拉、比亚迪(002594,股吧)的新能源车概念相比,并不是一个赛道。

  公司的客户主要包括东风特汽、一汽、长安客车、金旅客车、陕汽宝华、聊城中通、大运汽车、申龙客车、南京金龙、唐骏汽车等。

  除了一部分市政用车,这类新能源车的销量并不高,导致公司营收规模主要依赖大客户。公司上市以来,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一直超过50%,若主要客户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对公司的采购发生变化,导致对公司的订单减少,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同时,公司产品受到新能源政策影响比较大,2018年以来,公司综合毛利率不断下降,2019年从上年的24.25%降到7.67%,2020年的毛利率虽然回升到17.52%,但依然整体盈利困难。

  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2.79亿元,净利润450万元。研发支出只有2158万元,仅占营收比例的7.7%,无论是金额还是占营收的比例,都很难支撑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进一步发展,缺乏创新则无法维持较高的毛利率。

  利润重大来源之一竟然是所得税

  三季报显示,公司利润总额153万元,净利润却450万元。众所周知净利润等于利润总额减去所得税,公司是如何做到净利润比利润总额还要高的?

  利润表上的所得税项目竟然是-215万元,难道税务局还欠公司钱?

  原来,公司巧妙地使用了“递延所得税费用”项目,该项目为负数,导致了所得税整体为负数。

  税法允许公司亏损的时候,使用递延所得税费用抵扣所得税。递延所得税费用是指可抵扣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和递延所得税负债项目,这两个资产负债表项目比较特殊,并不是企业真正的资产和负债,而是财务会计和税务会计的差异项目。比如坏账准备,税法规定实际发生的时候方可以税前列支,计提的时候不得税前列支,那么财务会计计算出来的利润和税务会计计算出来的应纳税的利润就会产生差异。

  也就是说,越博动力通过巧妙的账务处理,使用所得税项目来补净利润。

  除了运用财技来维持净利润,作为新能源行业,公司每年收到不少政府补贴。笔者认为,收到政府补贴并不是一件坏事,但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就有失上市的初心了。

  2020年前三季度,政府补贴达到了4227万元,远超公司经营所得的利润,2018年以来,公司扣非净利润均亏损,靠政府补贴勉强维持2018年和2020年三季报净利润为正。

  降费增效,财务费用却捂不住

  据公司三季报数据,四项费用(含研发费用)中的三项,在营收上涨的情况下,都大幅下滑,为了改善财务状况,在控制成本费用方面,公司可谓是竭尽全力。

  研发费用从上年同期的3492万元降到2158万元,降幅38.2%;管理费用从上年同期的5720万元降到4081万元,降幅28.66%;销售费用从上年同期的1439万元降到1068万元,降幅25.73%。

  其中,主要降的是员工工资。现金流量表显示,支付给员工的现金,从上年同期的5053万元骤降到3304万元,降幅高达34%,超过三分之一。如果是员工降薪的话,这个比例恐怕难以接受,更合理的解释是公司不仅降薪,还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裁员。

  但是财务费用却从上年同期的2596万元上升到了3253万元,增幅25%。这说明公司资金周转比较困难,借款进一步增加,带来了沉重的财务成本。

  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短期借款超过6.8亿元,对于全年营收4亿元上下的越博动力来说,偿还压力较大。

  借债分红

  公司借了这么多钱都干什么了?

  说起来有点难以相信,除了正常的经营性现金流入流出外,公司的主要三大项资金开支分别是:购建固定资产(2017年以来3.2亿元)、偿还个人借款本息(2017年以来合计2.29亿元)、分红(2017年以来1.2亿元)。

  形成鲜明对比的,就算剔除掉2019年巨亏8.4亿元,2017-2020年三季度累计净利润也只有1.2亿元。

  也就是说,公司赚的钱还不如分红的钱多。

  公司前十大股东中,除了高管外,均为财务投资公司,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6%,分红的大部分现金,又回流到了大股东手里。比如,公司第一大股东是李占江,第二大股东南京越博进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控人是李占江,第四大股东南京协恒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控人依然是李占江。

  资产减值风险未充分暴露

  2019年,公司亏损8.4亿元的主要原因是1.72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和5.14亿元的坏账损失。

  2019年年报显示,大量的应收款发生了坏账;而资产减值则主要是因为公司因抵债形成的固定资产车辆,本质上也是一种变相的坏账。

  坏账的原因是公司从事的新能源细分行业淘汰加速,随着新能源退补的加剧,大量的中小新能源车厂家难以为继,给公司带来了重大损失。

  而且,这个过程相对漫长,意味着2020年公司仍然会有大量的中小客户产生坏账,还会给公司造成坏账损失。

  2018年,公司应收款项超过12亿元,从某种意义上讲,公司属于“带病上市”。

  2020年三季报中,在2019年“洗澡”之后,公司的应收账款迅速攀升到6.89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维持在635天的畸高数值,坏账风险极大。

  股权质押比例高

  据Wind数据,公司的核心大股东均进行了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其中何亚平和南京越博进驰质押比例100%,南京协恒质押比例78%,董事长李占江质押比例也达到了40.16%。

  李占江的质押比例虽然看起来比较少,但是近期刚刚开始第一笔质押,后续很可能会持续加大质押比例。

  股权质押是上市公司股东比较便捷的融资工具,不需要进行固定资产抵押等操作,但是股权质押比例过高,就需要投资者保持警惕。这有两种可能,一是上市公司可能经营不善,大股东比投资者更提前了解内幕,通过股权质押实现实质性的套现跑路;二是大股东资金链紧张,不得不大幅质押上市公司股权来融资。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投资者来说都是风险。

  综合公司发布的公告和近期的财报数据,可以得出推论,虽然公司从事的是比较热门的新能源行业,但并不是非常乐观。一方面,2019年的“洗澡”并没有彻底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公司年底面临着巨大的盈利压力,需要竭尽所能的修饰财报,才能实现净利润为正数,从而避免ST;另一方面,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高,有急于套现的倾向,说明公司未来的经营充满了不确定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Powered by 云顶国际yd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